高三楼

奋斗

明天又是一年高考了,转眼间我的高考已经过去十年。十年前,我们还是一群无知的小P孩,而十年后,我们或在北上广深打拼,我们或在老家开创天地,我们或在大洋彼岸思念故乡,而又有一群小P孩要自己把握命运。虽说高考并不十分公平,但至少给了我们机会,从小地方到大都市,从家乡土话到京腔甚至life translated。再过十年,人生又大不相同,而十年之前,就在那高三楼里为现在的自己艰苦卓绝着。。。


在那一年,其实也没感觉它破,本来,高三的生活是艰苦的,然后那时的教室环境跟这个生活的状态还很和谐。

印象中黑板就是在水泥墙上刷一块黑漆,前后黑板都是。黑板檫从来都是檫不干净黑板,黑板已经是到处布满裂缝,出板报也给我们带来相当的难度。到高考之前的最后一次板报,干脆就直接贴了。在高考前100天左右的时候,黑板报贴满了我们的高考宣言,上晚自习,后门开着的时候,风吹进来,吹的贴在黑板报上的高考宣言哗哗的响,似乎也要吹起我们的梦想。

没锁的后门,对着没玻璃的纸窗户,还记得考完最后一次去教室就是从后门进去的。高三的时候,我们经常拿后门当篮筐,拿着乒乓往门和墙围成的空隙投篮,或者拿着乒乓做着比如胯下换手扣篮这样的动作,这几乎跟跳起来摸电扇一样成为了我们班的经典课外活动,甚至直接拿着篮球去投篮,直到把日光灯打下来。说到摸电扇,那是相当的怀念啊~~把两边的桌子稍微挪挪,空出一个跑道,然后冲,跳,在家也是摸电扇练弹跳的,可惜到大学弹跳就荒废了…不过还得注意脚底下,地板是水泥的,年代久了,自然到处坑坑洼洼。那个时候两个星期一次换位置,经常换到那种要去捡块石片垫垫才能把桌子放稳的地方,换坐位搬桌子那场面,相当的壮观啊…

刚上高中的时候,学校在每个教室新安装了音响系统,结束了英语老师提着放音机上课的历史。然后学校领导总在跟我们说这个东西花了学校很多钱,要好好保护。于是好好的音响放着,我们都不敢动。于是班上决定去买个放音机自己放听力,可是没想到的是居然买来之后就一直坏在那,修也修不好,各种郁闷。放音机放在班上一张多余的桌子上,每次考试时由于考场安排问题,每个班都要搬出几张桌子到其他考场,于是那个满是粉笔灰的桌子光荣的成为了考试专用桌。用这张桌子的哥们肯定很郁闷,他吸进去的粉笔灰肯定比他考的分多~~

教室外的走廊,是老班经常出没的地方。上课老走神的我经常可以看到窗外的老班也在看着我,然后我就假装着应和着老师的讲课避开老班的视线,隔一会又不自主的偷偷看窗外,可是总能又看见他又偷偷的看着我…那时我们班相当活跃,基本上一下课,总会有很多同学跑到走廊上去吹风看风景,跟隔壁另一个实验班形成很鲜明的对比,走廊的一边站满了闲人,另一边却一个人也没有。高三楼两边分别是男女厕所,于是在走廊上就可以看见那些匆匆上厕所的人。经常在还没开始上课或者放学之后,站在那看着路上满满的自行车和车上的女孩…走廊前面有一些树,树的高度貌似已经超过了高三楼,有时阳光洒过来,被树挡了大半,却始终挡不了老班从对面办公室看过来的目光。他总是那么准的知道,谁谁谁今天上早读又迟到了…

高三楼的后面也有树,而且是大树。好像还钉了牌子说是国家保护的树,树上经常有很多的鸟,印象中在某次考试之前还在那看见了乌鸦。树下面就是我们停自行车的地方了。那时自行车被我们叫成“铁”,铁们都停在了铁架下面,因为车棚没有顶,只剩下断了脚的铁架,于是那大树就成了车棚顶。在下雨的时候,雨水透过“车棚”把我们的铁淋个透,有时还从车棚带点乳白色粘乎乎的东西下来。那时下雨,不仅是铁们遭殃,在我们教室天花板的后面一个角,也会跟着雨天而变得湿湿的,不过比隔壁实验班拿个桶或盆啊什么的来盛从天花板上滴下的雨强点,只是让我们担心那个角会不会由于哪天太湿了而支持不住天花板。

于是为了降低这种可能,学校在某天决定把高三楼顶上的淤泥清理一下来减轻那个角的负担。然后各种积累在高三楼顶的东西被工人们一铲子一铲子的扔下来。天上真的掉东西了,只是掉的不是黄金,也掉的不是地方,我们的铁们就这样查点被天上掉的东西活埋了。鸟们在树上叫着,似乎在说比起这些,它们往我们的铁上掉的东西好多了…

也许是那些天上飞来之物很有营养,让各种飞虫繁衍的飞快。于是在之后的某天夜自习的时候同学一打开窗,飞虫像水利工程泄洪一样拥进来,然后就是女生尖叫的声音,还有某些硬甲虫撞击日光灯的声音。高三楼的日光灯都是在天花板上吊两跟绳下来吊着,灯座是木制的,起辉器和线很乱,上面结满了蜘蛛网。蜘蛛网还成了灭飞虫的功丞,网住了很多飞虫。不过还是不能阻止飞虫们以平均四五秒就有一只降落在你身上的情形。于是我们买来蚊香,买来灭蚊剂。用蚊香的结果是自习的时候宛如在仙境,到处飘着烟。还有次把全班同学叫出去,然后关上门拿着灭蚊剂一阵狂喷,结果是连续几天我们都是踩着一层的“尸体”怀着很深的愧疚感在上课,阿门…

高考就要来了,教室里贴满了我写的激励的标语,后面黑板报两边是老班写的对联。在这样的激励下,我们最终还是迎来了高考。那时每考完一科都要回去到高三楼小小的集合一下。高考每年都有意外,而我们那年是很多意外。考完数学之后,年级主任站在高三楼的楼梯口等待着回去的同学们,他从我们脸上看到的只有失落,我们从他脸上看到的,也只有失落…

不管怎样,高三就在高三楼里度过了,高三楼,见证了我们的成长,见证了我们的失落,见证了我们的欢喜,也一样见证了我们的泪水。我们走后,下一届的高三接着搬了进来,开始了他们在高三楼的高三…

作者:ywheel
本文出处:http://blog.ywheel.cn/post/2016/06/05/examination/
文章版权归本人所有,欢迎转载,但必须保留此段声明,且在文章页面明显位置给出原文连接,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