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

老家门前的三棵枣树

图:老家门前的三棵枣树

5年前的今天,老家拆除了,在老家的原址上,早已盖起一栋新楼。这边文章就是在老家拆除后的几天写的,用来纪念我们心中的”老家”。


老家在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雨后,终于到了该退休的年龄。爸爸在每当下大雨时就担心老家会不会扛不住,这种担心也在前两天彻底结束。昨天给家里通电话,得知老家已经拆的只剩下半身高的红砖墙,紧接着红砖墙也会被拆掉,在老家的那片土地上会重新盖起一栋新楼。

老家,也只能是记忆中的老家了。

童年有很多时间在老家度过。甚至上了小学后,只要放假不上课,还经常闹着要回老家。在那里可以玩一些很有意思的事情。还记得门口的那块大石头,常年经受水滴的拍击,在石头的表面凹进去很大一块,也许这就是“水滴石穿”的典例吧。八仙桌的竹椅子,被装上滚轮的改装摇篮,门口地里的蚯蚓,菜园里的土青蛙,屋檐下的打谷机,还有门口的三棵枣树,守护红枣的水枪。。。小时候的玩意儿还是很丰富多彩。

尤其是那三棵枣树,每当暑假,红枣挂满枝头,爷爷奶奶都要召集家中所有的小孩回到老家打红枣。长辈们用长竹竿敲打树枝,红枣自然会掉下来,然后我们小孩就负责从地上把红枣捡回来,就算经常被“天上”掉下来的红枣砸到头,也不亦乐乎地忙活着捡红枣。邻居家的小孩就站在旁边看着,吞着口水。偶尔有一两颗红枣敲好掉到他们跟前,他们就立马捡起来就跑。上小学的时候,枣树上结的红枣还是挺多的,一般都能打下两箩筐满满的红枣,也会分给隔壁邻居一些。

“古有‘先生不知何许人也,亦不详其姓字,宅边有五柳树,因以为号焉’,我家门口有三棵枣树,好读书,更要好好读书。。。”这是爷爷指导我们写的作文。爷爷是革命年代的读书人,学的国文,善于吟诗作赋,对对子,写的一手好毛笔字,另外还是一位“江湖郎中”,有一套治疗胃病的特效药方。我小时候,经常会有人不远千里从隔壁隔壁县一直打听,直到打听到老家里,那时电话远没有普及,所以病人只能到处托人打听,药方确实特效,所以爷爷也声名远扬。也经常会有村里的不识字的老人,拿着儿女寄来的信件找爷爷读,然后回信。爷爷对我们很好,毛笔字也是经过他的启蒙,他很享受教育孙辈的感觉,他还指导我们写过一首诗,叫《电灯》:有电真方便,开灯亮堂堂。公孙在一起,读书写文章。 小学四年级后,我们开始自己骑车。于是每次回老家,我家四口人就骑着四辆自行车浩浩荡荡得骑上大半小时。每次在老家聚集,门口都停满了自行车。从四姑父买了全家第一辆摩托车,才开始逐渐改变交通工具被腿和自行车垄断的状况。

上初中后,慢慢习惯在县城住的生活,卫生条件也好一些。老家没有卫生间,电视没有有线,只有很少的几个台。我们也都开始青春期的叛逆,慢慢不愿回去那个看不了电视,上厕所环境不好,洗澡也没卫生间的老家。除了每年暑假例行的打红枣的时候,都回去帮忙,然后各小家分一包回去。枣树却越来越不给力,红枣数量逐年递减,还有隔壁的小孩也长大,学会爬树和偷枣,所以我们得回去看守枣树。直到初三那年,突然某天半夜还在打点滴却睡着的我被叫醒,点滴还没完就强行拔针,一家人匆忙得坐着救护车赶回老家,还是没能见上爷爷最后一面。爷爷早以写好自己的挽联,教过我们好几次,但是我们却都没太放在心上。到最后爷爷过世,没人能完整的记起挽联的内容,一直后悔不已。

爷爷一直教育我们要好好读书。当年他考上师范的时候,全村人一起拱他读书。在这方面,他一直是全家人的榜样。他过世后,我们两兄弟也很争气,拿了我们初中的第二和第三名考上了高中。

上了高中后,爸爸也买了摩托车,去老家就更方便了。摩托车比自行车快多了,而且在回老家的路上有一个又长又抖的坡,不再那么费力以至于得自己下车推着上坡了。村口也慢慢修了路,没有了那条弯曲而又满是泥泞的土路。基本上那会开始,在老家门口停的车,摩托比自行车要多了。大家庭的人口也在增长,表哥表姐陆续开始结婚,为家族添丁。还好老家门口的院子空间大,够摆放那么多车。

上大学后,回老家的机会就更少了,基本不会在老家住了。交通也方便,再晚也能回到县城住。记得有一年暑假回去,弟弟说哥哥你们可回来了,就等你们来打红枣,树顶上那些都快被鸟儿吃完了。于是又干起小时候的活,忙活一阵把那三棵枣树上的红枣都打下来,但总共却只有很少很少了。洗好后大家分一分吃几颗,都快吃完了。枣树也年纪大了,红枣的产量早已不及当年的两大箩筐。

老家也年纪大了,最近几年,只要一下大雨,爸爸就担心老家会不会倒。好像是大一那年,老家后的一间年代更久一点的房子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倒塌了。在我的记忆中,小时候还在那间房子里玩过捉迷藏,我躲在里面的稻草堆里。因为是同样的土砖房,老家也难免会有同样的命运。不过由于老家曾经修缮过,把最底层的承重的土砖换成了红砖,使用年限又增加了几年。

大家的交通工具又有了新变化,慢慢的,老家前的院子里不再只停着两个轮子的车子了。一两辆小车就要把院子停满。叔叔说以后要盖一间带大车库的新“老家”,老家的拆除也提上日程。该来的总要来的。。。

现在的老家,只剩一些砖头了。为了不让老家在某个雨天轰然倒下,伤及还在老家住着的叔叔一家还有奶奶,也怕损坏老家的一些家具财务,所以还是选择了自己拆除。就在5月18号,开始拆除老家。在老家的原址上,将来会重新盖一栋新楼。也许会有一个大车库,就算以后兄弟们每人开辆车回去也能放下;也许会有一个精装修的卫生间,卫生条件也跟上城里的脚步;也许会有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里还有三棵年老的枣树。。。

作者:ywheel
本文出处:http://blog.ywheel.cn/post/2016/05/18/family/
文章版权归本人所有,欢迎转载,但必须保留此段声明,且在文章页面明显位置给出原文连接,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